妙果寺>《永嘉禅宗集》(明)天台山幽溪沙门 传灯 重编
新到法宝,欢迎请阅

欢迎进入:天圣山安福轩

天圣山安福寺网络法宝流通处

安福利生微信平台
扫瞄以下图片
微信号: AFLSGW
《永嘉禅宗集》(明)天台山幽溪沙门 传灯 重编
永嘉禅宗集
  唐永嘉沙门元觉撰。
  明天台山幽溪沙门 传灯 重编
    大章分为十门。皈敬三宝第一。发宏誓愿第二。亲近师友第三。衣食诫警第四。净修三业第五。三乘渐次第六。事理不二第七。简示偏圆第八。正修止观第九。观心十门第十。
 
皈敬三宝第一
 
 稽首圆满遍知觉  寂静平等本真源
 相好严特非有无  慧明普照微尘刹
 稽首湛然真妙觉  甚深十二修多罗
 非文非字非言诠  一音随类皆明了
 稽首清净诸贤圣  十方和合应真僧
 执持禁戒无有违  振锡𢹂瓶利含识
 
发宏誓愿第二
 
 卵生胎生及湿化  有色无色想非想
 非有非无想杂类  六道轮回不暂停
 我今稽首归三宝  普为众生发道心
 群生沉沦苦海中  愿因诸佛法僧力
 慈悲方便拔诸苦  不舍宏誓济含灵
 化力自在度无穷  恒沙众生成正觉
  说此偈已。我复稽首。皈依十方三世。一切诸佛法僧前。承三宝力。志心发愿。修无上菩提。契从今生。至成正觉。中间决定。勤求不退。未得道前。身无横病。寿不中夭。正命尽时。不见恶相。无诸恐怖。不生颠倒。身无痛苦。心不散乱。正慧明了。不经中阴。不入地狱。畜生饿鬼。水陆空行。天魔外道。幽冥神鬼。一切杂形。皆悉不受。长得人身。聪明正直。不生恶国。不值恶王。不生边地。不受贫苦。奴婢女形。黄门二根。黄发黑齿。顽愚暗钝。丑陋残缺。盲聋喑哑。凡是可恶。毕竟不生。出处中国。正信家生。常得男身。六根完具。端正香洁。无诸垢秽。志意和雅。身心安静。不贪瞋痴。三毒永断。不造众恶。恒思诸善。不作王臣。不为使命。不愿荣饰。安贫度世。少欲知足。不长蓄积。依食供身。不行偷盗。不杀众生。不啖鱼肉。敬爱含识。如我无异。性行柔软。不求人过。不称己善。不与物诤。怨亲平等。不起分别。不生憎爱。他物不悕。自财不吝。不乐侵暴。恒怀质直。心不卒暴。常乐谦下。口无恶说。身无恶行。心不谄曲。三业清净。
  在处安隐。无诸障难。窃盗劫贼。王法牢狱。枷杖钩锁。刀枪箭槊。猛兽毒虫。堕峰溺水。火烧风飘。雷惊霹雳。树折岩颓。堂崩栋朽。挝打怖畏。趁逐围绕。执捉系缚。加诬毁谤。横枉钩牵。凡诸难事。一切不受。恶鬼飞灾。天行毒厉。邪魔魍魉。若河若海。崇山穷岳。居上树神。凡是灵祇。闻我名者。见我形者。发菩提心。悉相覆护。不相侵恼。昼夜安隐。无诸惊惧。四大康健。六根清净。不染六尘。心无乱想。不有昏滞。不生断见。不着空有。远离诸相。信奉能仁。不执己见。悟解明了。生生修习。正慧坚固。不被魔摄。大命终时。安然快乐。舍身受身。无有怨对。一切众生。同为善友。所生之处。值佛闻法。童真出家。为僧和合。身身之服。不离袈裟。食食之器。不乖钵盂。道心坚固。不生憍慢。敬重三宝。常修梵行。亲近明师。随善知识。深信正法。勤行六度。读诵大乘。行道礼拜。妙味香花。音声赞呗。灯烛台观。山海林泉。空中平地。世间所有。微尘已上。悉持供养。合集功德。回助菩提。思惟了义。志乐闲静。清素寂默。不爱喧扰。不乐群居。常好独处。一切无求。专心定慧。六通具足。化度众生。随心所愿。自在无碍。万行成就。精妙无穷。正直圆明。志成佛道。
  愿以此善根。普及十方界。上穷有顶。下及风轮。天上人间。六道诸身。一切含识。我所有功德。悉与众生共。尽于微尘劫。不惟一众生。随我有善根。普皆充熏饰。地狱中苦恼。南无佛法僧。称佛法僧名。愿皆蒙解脱。饿鬼中苦恼。南无佛法僧。称佛法僧名。愿皆蒙解脱。畜生中苦恼。南无佛法僧。称佛法僧名。愿皆蒙解脱。天人阿修罗。恒沙诸含识。八苦相煎迫。南无佛法僧。因我此善根。普免诸缠缚。南无三世佛。南无修多罗。菩萨声闻僧。微尘诸圣众。不舍本慈悲。摄受群生类。尽空诸含识。归依佛法僧。离苦出三涂。疾得超三界。各发菩提心。昼夜行般若。生生勤精进。常如救头然。先得菩提时。誓愿相度脱。我行道礼拜。我诵经念佛。我修戒定慧。南无佛法僧。普愿诸众生。悉皆成佛道。我等诸含识。坚固求菩提。顶礼佛法僧。愿早成正觉。
 
亲近师友第三
 
  先观三界。生厌离故。次亲善友。求出路故。次朝晡问讯。存礼数故。次审乖适如何。明侍养故。次问何所作为。明亲承事故。次瞻仰无怠。生殷重故。次数决心要。为正修故。次随解呈简。为识邪正故。次验气力。知生熟故。次见病生疑。堪进妙药故。委的审思。求谛当故。日夜精勤。恐缘差故。专心一行。为成业故。忘身为法。为知恩故。如其信力轻微。意无专志。粗行浅解。泛漾随机。触事则因事生心。缘无则依无息念。既非动静之等观。则顺有无之得失。然道不浪阶。随功涉位耳。
 
衣食诫警第四
 
  衣食由来。长养栽种。垦土掘地。盐煮蚕蛾。成熟施为。损伤物命。令他受死。资给自身。但畏饥寒。不观死苦。杀他活己。痛哉可伤。兼用农功。积力深厚。何独含灵致命。亦乃信施难消。虽复出家。何德之有。噫。夫欲出超三界。未有绝尘之行。徒为男子之身。而无丈夫之志。但以终朝扰扰。竟夜昏昏。道德未修。衣食斯费。上乖宏道。下阙利生。中负四恩。诚以为耻。故智人思之。宁有法死。不无法生。徒自痴迷。贵身贱法耳。
 
 
净修三业第五
 
  贪瞋。邪见。意业。妄言。绮语。两舌。恶口。口业。杀。盗。淫。身业。夫欲志求大道者。必先净修三业。然后于四威仪中。渐次入道。乃至六根所对。随缘了达。境智双寂。冥乎妙旨。
  云何清净身业。深自思惟。行住坐卧。四威仪中。检摄三愆。谓杀盗淫。慈悲抚育。不伤物命。水陆空行。一切含识。命无大小。等心爱护。蠢动蜎飞。无令毁损。危难之流。殷勤拔济。方便救度。皆令解脱。于他财物。不与不取。乃至鬼神有主物。一针一草。终无故犯。贫穷乞丐。随己所有。敬心施与。令彼安隐。不求恩报。作是思惟。过去诸佛。经无量劫。行檀布施。象马七珍。头目髓脑。乃至身命。舍而无吝。我今亦尔。随有施与。欢喜供养。心无吝惜。于诸女色。心无染着。凡夫颠倒。为欲所醉。耽荒迷乱。不知其过。如捉花茎。不悟毒蛇。智人观之。毒蛇之口。熊豹之手。猛火热铁。不以为喻。柱铜铁床。焦背烂肠。血肉糜溃。痛彻心髓。作如是观。惟苦无乐。革囊盛粪。脓血之聚。外假香涂。内惟臭秽。不净流溢。虫蛆住处。鲍肆厕孔。亦所不及。智者观之。但见发毛爪齿。薄皮厚皮。血肉汗泪。涕唾脓脂。筋脉脑膜。黄痰白痰。肝胆骨髓。肺脾肾胃。心膏榜胱。大肠小肠。生脏熟脏。屎尿臭处。如是等物。一一非人。识风鼓击。妄生言语。诈为亲友。其实怨妒。败德障道。为过至重。应当远离。如避怨贼。是故智者观之。如毒蛇想。宁近毒蛇。不亲女色。何以故。毒蛇杀人。一死一生。女色系缚。百千万劫。种种楚毒。苦痛无穷。谛察深思。难可附近。是故智者。切检三愆。改往修来。背恶从善。不杀不盗。放生布施。不行淫秽。常修梵行。日夜精勤。行道礼拜。归凭三宝。志求解脱。于身命财。修三坚法。知身虚幻。无有自性。色即是空。谁是我者。一切诸法。但有假名。无有定实。是我身者。四大五阴。一一非我。和合亦无。内外推求。如水聚沫。浮泡阳𦦨。芭蕉幻化。镜像水月。毕竟无人。无明不了。妄执为我。于非实中。横生贪着。杀生偷盗。淫秽荒迷。竟夜终朝。矻矻造业。虽非真实。善恶报应。如影随形。作是观时。不以恶求。而养身命。应自观身。如毒蛇想。为治病故。受于四事。身着衣服。如裹痈疮。口䬸滋味。如病服药。节身俭口。不生奢泰。闻说少欲。深乐修行。故经云。少欲头陀。善知止足。是人能入贤圣之道。何以故。恶道众生。经无量劫。阙衣乏食。叫唤号毒。饥寒切楚。皮骨相连。我今暂阙。未足为苦。是故智者。贵法贱身。勤求至道。不顾形命。是名净修身业。
  云何净修口业。深自思惟。口之四过。生死根本。增长众恶。倾覆万行。递相是非。是故智者。欲㧞其源。断除虚妄。修四实语。正直。柔软。和合。如实。此之四语。智者所行。何以故。正直语者。能除绮语。柔软语者。能除恶口。和合语者。能除两舌。如实语者。能除妄语。正直语者有二。一称法说。命诸闻者。信解明了。二称理说。令诸闻者。除疑遣惑。柔软语亦二。一者安慰语。令诸闻者。欢喜亲近。二者宫商清雅。令诸闻者。爱乐受习。和合语者亦二。一事和合。见斗诤人。谏劝令舍。不自称誉。卑逊敬物。二理和合。见退菩提心人。殷勤劝进。善能分别菩提烦恼。平等一相。如实语者亦二。一事实者。有则言有。无则言无。是则言是。非则言非。二理实者。一切众生。皆有佛性。如来涅槃。常住不变。是以智者。行四实语。观彼众生。旷劫已来。为彼四过。之所颠倒。沉沦生死。难可出离。我今欲拔其源。观彼口业。唇舌牙齿。咽喉脐响。识风鼓击。音出其中。由心因缘。虚实两别。实则利益。虚则损减。实是起善之根。虚是生恶之本。善恶根本。由口言诠。诠善之言。名为四正。诠恶之语。名为四邪。邪则就苦。正则归乐。善是助道之缘。恶是败德之本。是故智者。要心扶正。实语自立。诵经念佛。观语实相。言无所存。语默平等。是名修口业。
  云何净修意业。深自思惟。善恶之源。皆从心起。邪念因缘。能生万恶。正观因缘。能生万善。故经云。三界无别法。惟是一心作。当知心是万法之根本也。云何邪念。无明不了。妄执为我。我见坚固。贪瞋邪见。横计所有。生诸染着。故经云。因有我故。便有我所。故起于断常六十二见。见思相续。九十八使。三界生死。轮回不息。当知邪念。众恶之本。是故智者。制而不随。云何正观。彼我无差。色心不二。菩提烦恼。本性无殊。生死涅槃。平等一照。故经云。离我我所。观于平等。我及涅槃。此二皆空。当知诸法。但有名字。故经云。乃至涅槃。亦但有名字。又云。文字性离。名字亦空。何以故。法不自名。假名诠法。法既非法。名亦非名。名不当法。法不当名。名法无当。一切空寂。故经云。法无名字。言语断故。是以妙相绝名。真名非字。何以故。无为寂灭。至极微妙。绝相离名。心言路绝。当知正观。溯源之要也。是故智者。正观因缘。万惑斯遣。境智双忘。心源净矣。是名净修意业。
 
三乘渐次第六
 
  夫妙道冲微。理绝名相之表。至真虚寂。量越群数之外。而能无缘之慈。随有机而感应。不二之旨。逐根性而区分。顺物忘怀。施而不作。终日说示。不异无言。设教多途。无乖一揆。是以大圣慈悲。随机利物。统其幽致。群籍非殊。中下之流。观谛缘而自小。高上之士。御六度而成大。
  由是品类愚迷。无能自晓。或因说而悟解。故号声闻。原其所修。四谛而为本行。观无常而生恐。念空寂以求安。患六道之轮回。恶三界之生死。见苦常怀厌离。断集恒畏其生。证灭独契无为。修道惟论自度。大誓之心未普。摄化之道无施。六和之敬空然。三界之慈靡运。因乖万行。果阙圆常。六度未修。非小何类。如是则声闻之道也。
  或有不因他说。自悟非常。偶缘散而体真。故名缘觉。原其所习。十二因缘。而为本行。观无明而即空。达诸行而无作。二因既非其业。五果之报何酬。爱取有以无疵。老死亦何所累。故能翛然独脱。净处幽居。观物变而悟非常。睹秋零而入真道。四仪庠序。摄心虑以恬愉。性好单栖。憩闲林而自适。不欣说法。现神力以化他。无佛之世出兴。作佛灯之后𦦨。身惟善寂。意玩清虚。独宿孤峰。观物散灭。利他不普。自益未圆。于下有胜。于上不足。两非其类。位取中乘。如此。辟支佛道也。
    如其根性本明。元功宿着。学非博涉。解自先知。心无所缘。而能利物。慈悲至大。爱见之所不拘。终日度生。不见生之可度。一异齐旨。解惑同源。人法俱空。故名菩萨。原其所修。六度而为正因。行施。则尽命倾财。持戒。则吉罗无犯。忍辱。则深明非我。割截何伤。安耐毁誉。八风不动。精进。则勤求至道。如救头然。自行化他。刹那之顷无间。禅那。则身心寂怕。安般希微。住寂定以自资。运四仪而利物。智慧。则了知缘起。自性无生。万法皆如。真源至寂。虽知烦恼无可舍。菩提无可取。而能不证无为。度生长劫。广修万行。等观群方。下及谛缘。上该不共。大誓之心普被。四摄之道通收。总三界以为家。括四生而为子。悲智双运。福慧两严。超越二乘。独居其上。如是则大乘之道也。是以一真之理。逐根性以阶差。取益随机。三乘之唱备矣。
  然而至理虚元。穷微绝妙。尚非其一。何是于三。不三之三而言三。不一之一而言一。一三非三尚不三。三一之一亦何一。一不一。自非三。三不三。自非一。非一一非。三不留。非三三非。一不立。不立之一。本无三。不留之三。本无一。一三本无。无亦无。无无。无本。故绝妙。如是。则一何所分。三何所合。合分自于人耳。何理异于言哉。譬夫三兽渡河。河一宁从兽合。复何独河非兽合。亦乃兽不河分。河尚不成三河。岂得以河而合兽。兽尚不成一兽。岂得以兽而三河。河非兽而何三。兽非河而何一。一河独包三兽。而河未曾三。三兽共履一河。而兽未尝一。兽之非一。明其足有长短。河之不三。知其水无深浅。水无深浅。譬法之无差。足有短长。类智之有明昧。如是。则法本无三。而人自三耳。今之三乘之初。四谛最标其首。法之既以无差。四谛亦何非大。而言声闻同观之位。居其小者哉。是知谛似于河。人之若兽。声闻最劣。与兔为俦。虽复奔波。宁穷浪底。未能知其深极。位自居卑。何必观谛之流。一概同其成小。如其智照高明。量齐香象。则可以穷源尽际。焕然成大矣。故知下智观者。得声闻果。中智观者。得缘觉果。上智观者。得菩萨果。明宗皎然。岂容图度者矣。是以声闻见苦而断集。缘觉悟集散而观离。菩萨了达真源。知集本无和合。三人同见四谛。证果之所差殊。良由观有浅深。对照明其高下耳。是以下乘行下。中上之所未修。上乘行上。而修中下。中行中下。不修于上。上中下之在人。非谛令其大小耳。然三乘虽殊。同归出苦之要。声闻虽小。见爱之惑已祛。故于三界无忧。分段之形灭矣。三明照耀开朗。八万之劫现前。六通纵任无为。山壁游之直渡。时复空中行住。或坐卧之安然。泛沼则轻若鸿毛。涉地则犹如履水。九定之功满足。十八之变随心。然三藏之佛。望六根清净位。有齐有劣。同除四住。此处为齐。若伏无明。三藏则劣。佛尚为劣。二乘可知。望上断伏虽殊。于下迷悟有隔。如是则二乘何咎。而欲不修者乎。如来为对大根。引归宝所。令修种智。同契圆伊。或毁或誉。抑扬当时耳。凡夫不了。预畏被呵。宁知见爱尚存。去二乘而甚远。虽复言其修道惑使诸所不祛。非惟身口未端。亦乃心由谄曲。
  见生自意。解背真诠。圣教之所不依。明师未曾承受。根缘非唯宿习。见解未预生知。而能世智辨聪。谈论以之终日。时复牵于经语。曲会私情。纵邪说以诳愚人。拨因果而排罪福。顺情则嬉怡生爱。违意则𢛨𢥃怀瞋。三受之状固然。称位乃俦菩萨。初篇之非未免。过人之衅又萦。大乘之所不修。而复讥于小学。恣一时之强口。谤说之患铿然。三途苦轮报之长劫。哀哉。吁哉。言及怆然悲酸矣。
  然而达性之人。对境弥加其照。忘心之士。相善不涉其怀。况乎三业之邪非。宁有历心于尘滴。是以鉴元之侣。净三受于心源。涤秽之流。扫七支于身口。无情罔侵尘业。有识无恼蜎螟。幽涧未足比其清。飞雪无以方其素。养德若羽群扬翅。望星月以穷高。弃恶若鳞众惊钩。投江瀛而尽底。元曦惭其照远。上界恧以缘消。境智合以圆虚。定慧均而等妙。桑田改而心无易。海岳迁而志不移。
  而能处愦非喧。凝神挺照。心源明净。慧解无方。观法性而达真如。鉴金文而依了义。如是则一念之中。何法门而不具。
  如其妙慧未彰。心无准的。解非契理行阙超尘。乖法性而顺常情。背圆诠而执权说。如是。则次第随机。对根源而设教矣。是以叙其纲纪。委悉余所未明。深浅宗途。略言其趣。三乘之学。影响知其分位耳。
 
事理不二第七
 
  夫妙悟通衢。则山河非壅。迷名滞相。则丝毫成隔。然万法本源。由来实相。尘沙惑趣。原是真宗。故物像无边。般若无际者。以其法性本真。了达成智故也。譬夫行由通径。则万里可期。如其触物冲渠。则终朝域内。以其不知物有无形之畔。渠有穷虚之域故也。是以学游中道。则实相可期。如其执有滞无。则终归边见。以其不知。有有非有之相。无有非无之实故也。今之色像纷纭。穷之则非相。音声吼唤究之则无言。迷之。则谓有形声。悟之。则知其阒寂。如是。则真谛不乖于事理。即事理之体元真。妙智不异于了知。即了知之性元智。然而妙旨绝言。假文言以诠旨。真宗非相。假名相以标宗。譬夫象非雪山。假雪山而类象者。此但取其能类耳。岂以雪山而为象耶。今之法非常而执有。假非有以破常。性非断而执无假非无而破断。类如净非水灰。假水灰而洗净者。此但取其能洗耳。岂以水灰而为净耶。故知中道不偏。假二边而辨正。断常非是。寄无有以明非。若有若无言既非。非有非无亦何是信知妙达元源者。非常情之所测也。何者。妄非愚出。真不智生。达妄名真。迷真曰妄。岂有妄随愚变。真逐智回。真妄不差。愚智自异耳。夫欲妙识元宗。必先审其愚智。善须明其真妄。若欲明其真妄。复当究其名体。名体若分。真妄自辨。真妄既辨。愚智迢然。是以愚无了智之能。智有达愚之实。故知非智无以明其真妄。非智莫能辨其名体。何者。或有名而无体。或因体而施名。名体混绪。实难穷究矣。是以体非名而不辨。名非体而不施。言体必假其名。语名必藉其体。今之体外施名者。此但名其无体耳。岂有体当其名耶。譬夫兔无角以施名。此则名其无角耳。岂有角当其名耶。无体而施名者。则名无实名也。名无实名。则所名无也。所名既无。能名不有也。何者。设名本以名其体。无体何以当其名。言体本以当其名。无名何以当其体。体无当而非体。名无名而非名。此则何独体而元虚。亦乃名而本寂也。然而无体当名。由来若此。名之体当。何所云为。夫体不自名。假他名而名我体。名非自设。假他体而施我名。若体之未形。则名何所名。若名之未设。则体何所明。然而明体虽假其名。不为不名而无体耳。设名。要因其体。无体。则名之本无。如是。则体不名生。名生于体耳。今之体在名前。名从体后。辨者如此。则设名以名其体。故知体是名源耳。则名之所由。缘起于体。体之元绪。何所因依。夫体不我形。假缘会而成体。缘非我会。因会体而成缘。若体之未形。则缘何所会。若缘之未会。则体何所形。体形则缘会而形。缘会则体形而会。体形而会。则明形无别会。形无别会。则会本无也。缘会而形。则明会无别形。会无别形。则形本无也。是以万法从缘。无自体耳。体而无自。故名性空。性之既空。虽缘会而非有。缘之既会。虽性空而不无。是以缘会之有。有而非有。性空之无。无不当无。何者。会即性空。故言非有。空即缘会。故曰非无。今言不有不无者。非是离有。别有一无也。亦非离无。别有一有也。如是。则明法非有无。故以非有非无名耳。不是非有非无。既非有无。又非非有。非非无也。如是。则何独言语道断。亦乃心行处灭也。
 
简示偏圆第八
 
  戒中三。应须具。一摄律仪戒。谓断一切恶。二摄善法戒。谓修一切善。三饶益有情戒。谓誓度一切众生。
  定中三。应须别。一安住定。谓妙性天然。本自非动。二引起定。谓澄心寂怕。发莹增明。三办事定。谓定水凝清。万像斯鉴。
  慧中三。应须别。一人空慧。谓了阴非我。即阴中无我。如龟毛兔角。二法空慧。谓了阴等诸法。缘假非实。如镜像水月。三空空慧。谓了境智俱空。是空亦空。
  见中三。应须识。一空见。谓见空而见非空。二不空见。谓见不空。而见非不空。三性空见。谓见自性。而见非性。
  偏中三。应须简。一有法身。无般若解脱。二有般若。无解脱法身。三有解脱。无法身般若。有一无二。故不圆。不圆。故非性。又偏中三。应须简。一有法身般若。无解脱。二有般若解脱。无法身。三有解脱法身。无般若。有二无一故不圆。不圆故非性。
  圆中三。应须具。一法身不痴。即般若。般若无著。即解脱。解脱寂灭。即法身。二般若无著。即解脱。解脱寂灭。即法身。法身不痴。即般若。三解脱寂灭。即法身。法身不痴。即般若。般若无著。即解脱。举一即具三。言三体即一。此因中三德。非果上三德。欲知果上三德。法身有断德。迩因断惑而显德。故名断德。自受用身有智德。具四智真实功德故。他化二身。有大恩德。他受用身。于十地菩萨。有恩德故。三种化身。于菩萨。二乘。异生。有恩故。三谛四智。除成所作智。为缘俗谛故。然法无浅深。而照之有明昧。心非垢净。而解之有迷悟。创入初心。迷复何非浅。终契圆理。达始何非深。迷之失理而自差。悟之失差而即理。迷悟则同其致。故渐次名焉。
 
正修止观第九
 
  奢摩他颂。
  恰恰用心时。恰恰无心用。无心恰恰用。常用恰恰无。夫念非忘尘而不息。尘非息念而不忘。尘忘。则息念而忘。念息。则忘尘而息。忘尘而息。息无能息。息念而忘。忘无所忘。忘无所忘。尘遗非对。息无能息。念灭非知。知灭对遗。一向冥寂。阒尔无寄。妙性天然。如火得空。火则自灭。空喻妙性之非相。火比妄念之不生。其辞曰。忘缘之后寂寂。灵知之性历历。无记昏昧昭昭。契本真空的的。
    惺惺寂寂是。无记寂寂非。寂寂惺惺是。乱想惺惺非。若以知知寂。此非无缘知。如手执如意。非无如意手。若以自知知。亦非无缘知。如手自作拳。非是不拳手。亦不知知寂。亦不自知知。不可为无知。自性了然故。不同于木石。手不执如意。亦不自作拳。不可为无手。以手安然故。不同于兔角。
  复次修心渐次者。夫以知知物。物在知亦在。若以知知知。知知则离物。物离犹知在。起知知于知。后知若生时。前知早已灭。二知既不并。但得前知灭。灭处为知境。能所俱非真。前则灭。灭引知。后则知。知续灭。生灭相续。自是轮回之道。
  今言知者。不须知知。但知而已。则前不接灭。后不引起。前后断续。中间自孤。当体不顾。应时消灭。知体既已灭。豁然如托空。寂尔少时间。惟觉无所得。即觉无觉。无觉之觉。异乎木石。此是初心处。冥然绝虑。乍同死人。能所顿忘。纤缘尽净。阒尔虚寂。似觉无知。无知之性。异乎木石。此是初心处。领会难为。
  奢摩他之余。入初心时。三不应有。一恶。谓思惟世间五欲等因缘。二善。谓思惟世间杂善等事。三无记。谓善恶不思。阒尔昏住。
  复次初修心人。入门之后。须识五念。一故起。二串习。三接续。四别生。五即静。
    故起念者。谓起心思惟世间五欲。及杂善等事。串习念者。谓无心故忆。忽尔思惟。善恶等事。接续念者。谓串习忽起。知心驰散。又不制止。更复续前。思惟不住。别生念者。谓觉知前念是散乱。即生惭愧改悔之心。即静念者。谓初坐时。更不思惟世间善恶。及无记等事。即此作功。故言即静。串习一念。初心者多。接续故起二念。懈怠者有。别生一念惭愧者多。即静一念。精进者有。串习。接续。故起。别生。四念为病。即静一念为药。虽复药病有殊。总束俱名为念。得此五念停息之时。名为一念相应。一念者。灵知之自性也。然五念是一念枝条。一念是五念根本。
  复次若一念相应之时。须识六种料简。一识病。二识药。三识对治。四识过生。五识是非。六识正助。
    第一病者有二种。一缘虑。二无记。缘虑者。善恶二念也。虽无差殊。俱非解脱。是故总束。名为缘虑。无记者。虽不缘善恶等事。然俱非真心。但是昏住。此二种名为病。
    第二药者亦有二种。一寂寂。二惺惺。寂寂。谓不念外境善恶等事。惺惺。谓不生昏住无记等相。此二种名为药。
  第三对治者。以寂寂治缘虑。以惺惺治昏住。用此二药。对破二病。故名对治。
  第四过生者。谓寂寂久。生昏住。惺惺久。生缘虑。因药发病。故曰过生。
  第五识是非者。寂寂不惺惺。此乃昏住。惺惺不寂寂。此乃缘虑。不惺惺不寂寂。此乃非但缘虑。亦乃入昏而住。亦寂寂亦惺惺。非唯历历。兼复寂寂。此乃还源之妙性也。此四句者。前三句非。后一句是。故云识是非。
  第六正助者。以惺惺为正。以寂寂为助。此之二事。体不相离。犹如病者。因杖而行。以行为正。以杖为助。夫病者欲行。必先取杖。然后方行。修心之人。亦复如是。必先息缘虑。令心寂寂。次当惺惺。不致昏沉。令心历历。历历寂寂。二名一体。更不异时。譬夫病者欲行。阙杖不可。正行之时。假杖故能行。作功之人。亦复如是。历历寂寂。不得异时。虽有二名。其体不别。又曰。乱想是病。无记亦病。寂寂是药。惺惺亦药。寂寂破乱想。惺惺治无记。寂寂生无记。惺惺生乱想。寂寂虽能治乱想。而复还生无记。惺惺虽能治无记。而复还生乱想。故曰。惺惺寂寂是。无记寂寂非。寂寂惺惺是。乱想惺惺非。寂寂为助。惺惺为正。思之。
  复次料简之后。须明识一念之中五阴。谓历历分别。明识相应。即是识阴。领纳在心。即是受阴。心缘此理。即是想阴。行用此理。即是行阴。污秽真理。即是色阴。此五阴者。举体即是一念。此一念者。举体全是五阴。历历见此一念之中。无有主宰。即有空慧。见如幻化。即法空慧。是故须识此五念。及六种料简。愿弗嫌之。如取真金。明识瓦砾。及以伪宝。但尽除之。纵不识金。金体自现。何忧不得。
 
    毗婆舍那颂。
  夫境非智而不了。智非境而不生。智生。则了境而生。境了。则智生而了。智生而了。了无所了。了境而生。生无能生。生无能生。虽智而非有。了无所了。虽境而非无。无即不无。有即非有。有无双照妙悟萧然。如火得薪。弥加炽然。薪喻发智之多境。火比了境之妙智。其辞曰。达性空而非缚。虽缘假而非着。有无之境双照。中观之心历落。若智了于境。即是境空智。如眼了花空。是了花空眼。若智了于智。即是智空智。如眼了眼空。是了眼空眼。智虽了境空。及以了智空。非无了境智。境空智犹存。了境智空智。无境智不了。如眼了花空。及以了眼空。非无了花眼。花空眼犹有。了花眼空眼。无花眼不了。复次。一切诸法。悉假因缘。因缘所生。皆无自性。一法既尔。万法皆然。境智相从。于何不寂。何以故。因缘之法。性无差别故。今之三界轮回。六道升降。净秽苦乐。凡圣差殊。皆由三业四仪六根所对。随情造业。果报不同。善则受乐。恶则受苦。故经云。善恶为因。苦乐为果。当知法无定相。随缘构集。缘非我有。故曰性空。空故非异。万法皆如。故经云。色即是空。四阴亦尔。如是则何独凡类缘生。亦乃三乘圣果皆从缘有。是故经云。佛种从缘起。是以万机丛凑。达之者则无非道场。色像无边。悟之者则无非般若。故经云。色无边故。当知般若亦无边。何以故。境非智而不了。智非境而不生。智生则了境而生。境了则智生而了。智生而了。了无所了了境而生。生无能生。生无能生。则内智寂寂。了无所了则外境如如。如寂无差。境智冥一。万累都泯。妙旨存焉。故经云。般若无知。无所不知。如是则妙旨非知。不知而知矣。
  优毕叉颂。
  夫定乱分歧。动静之源莫二。愚慧乖路。明闇之本非殊。群迷。从暗而背明。舍静以求动。众悟。背动而从静。舍暗以求明。明生。则转愚成慧。静立。则息乱成定。定立。由乎背动。慧生。因乎舍暗。暗动连系于樊笼。静明相趋于物表。物不能愚。功由于慧。烦不能动。功由于定。定慧更资于静明。愚乱相缠于暗动。动而能静者。即乱而定也。暗而能明者。即愚而慧也。如是。则暗动之本无差。静明由兹合道。愚乱之源非异。定慧于是同宗。宗同。则无缘之慈。定慧。则寂而常照。寂而常照。则双与。无缘之慈。则双夺。双夺。故优毕叉。双与故毗婆舍那。以奢摩他故。虽寂而常照。以毗婆舍那故。虽照而常寂。以优毕叉故。非照而非寂。照而常寂。故说俗而即真。寂而常照。故说真而即俗。非寂非照。故杜口于毗耶。
 
观心十门第十
 
  复次观心十门。初则言其法尔。次则出其观体。三则语其相应。四则警其上慢。五则诫其疏怠。六则重出观体。七则明其是非。八则简其诠旨。九则触途成观。十则妙契元源。
  第一言其法尔者。夫心性虚通。动静之源不二。真如绝虑。缘计之念非殊。惑见纷驰。穷之则唯一寂。灵源不状。鉴之则以千差。千差不同。法眼之名自立。一寂非异。慧眼之号斯存。理量双消。佛眼之功圆着。是以三谛一境。法身之理恒清。三智一心。般若之明常照。境智冥合。解脱之应随机。非纵非横。圆伊之道元会。故知三德妙性。宛尔无乖。一心深广难思。何出要而非路。是以即心为道者。可谓寻流而得源矣。
  第二出其观体者。祇知一念。即空不空。非空非不空。
   第三语其相应者。心与空相应。则讥毁赞誉。何忧何喜。身与空相应。则刀割香涂。何苦何乐。依报与空相应。则施与劫夺。何得何失。心与空不空相应。则爱见都忘。慈悲普救。身与空不空相应。则内同枯木。外现威仪。依报与空不空相应。则永绝贪求。资财给济。心与空不空。非空非不空相应。则实相初明。开佛知见。身与空不空。非空非不空相应。则一尘入正受。诸尘三昧起。依报与空不空。非空非不空相应。则香台宝阁。严土化生。
  第四警其上慢者。若不尔者。则未相应也。
  第五诫其疏怠者。然渡海应须上船。非船何以能渡。修心必须入观。非观无以明心。心尚未明。相应何日。思之勿自恃也。
  第六重出观体者。祇知一念即空不空。非有非无。不知即念即空不空。非非有非非无。
  第七明其是非者。心不是有。心不是无。心不非有。心不非无。是有是无。即堕是。非有非无。即堕非。如是。祇是是非之非。未是非是。非非之是。今以双非。破两是。是破非是。犹是非。又以双非。破两非。非破非非。即是是。如是。祇是非是非非之是。未是不非。不不非。不是。不不是。是非之惑。绵微难见。神清虑静。细而研之。
  第八简其诠旨者。然而至理无言。假文言以明其旨。旨宗非观。藉修观以会其宗。若旨之未明。则言之未的。若宗之未会。则观之未深。深观。乃会其宗。的言。必明其旨。旨宗。既其明会。言观。何得复存耶。
  第九触途成观者。夫再演言辞。重标观体。欲明宗旨无异。言观。有逐方移。移言。则言理无差。改观。则观旨不异。不异之旨即理。无差之理即宗。宗旨一而二名。言观明其弄引耳。
  第十妙契元源者。夫悟心之士。宁执观而迷旨。达教之人。岂滞言而惑理。理明则言语道断。何言之能议。旨会则心行处灭。何观之能思。心言不能思议者。可谓妙契寰中矣。
    永嘉禅宗集终